[=NE]想成为温柔的人啊♡
这个博基本弃用啦,有缘再见:)

【太芥】脱狱paro

一个脑洞,我不觉得这是短篇(。
BGM:脱狱—镜音铃
——————————
『所以说,逃走吧。』朝着角落里缩成一团的芥川龙之介,太宰治伸出了手。

『逃走…?逃到,哪里去?』爆炸的冲击波还未完全平复下来,避身所的天花板像是被按下什么开关一般地无止尽抖动着,而缩在墙角的芥川龙之介尾音都在发着颤。

『当然是,』太宰治的手做出一个放出纸飞机的动作,指向城市的外围,『这个垃圾堆的外面。』

太宰治和芥川龙之介是这个充满煤气臭味的垃圾堆般的城市最底层的一环。

这个城市是为了囚禁异能者而建造的。

不听话的异能者会被警察用冰冷的枪口抵着太阳穴,送往装着高压电线网的监狱之中。

虽说有警察,但这个垃圾堆城市的治安依旧糟糕。

因为警察只会处置那些杀了人火石反抗政府的异能者,也就是说,不触犯这两点的话,警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于是便诞生了很多地下帮派,这样的帮派间的火拼导致无辜的平民流离失所担惊受怕的例子比比皆是。

芥川龙之介从未想过逃跑,远离这座城市。

『放心,我们俩的异能结合起来,完全是无敌的!』太宰治拍着胸脯给芥川龙之介做保证,『我们需要的,只是建一架飞机而已。』

『你看,我设计图早就画好了。』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揉的破破烂烂的纸,太宰治将其铺在地板上,『很不错吧,这架属于我们的飞机?』

『属于我们的…未来。』芥川龙之介某种喃喃念出几个字,很快就被下一秒急促的枪声盖过。

——————————

如今在芥川龙之介眼前的,毫无疑问是那天设计图上的飞机。

他花了四年的时间,将那张设计图上的飞机做了出来。

但他身边那个位置,却再也不是当年的人。

太宰治失踪四年了。

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果然还是想到维护秩序的那一方去。』

然后了无踪迹。

即使这样,芥川龙之介还是要飞出这个牢笼。

他相信在那紧闭着的窗户的另一侧,一定会有温暖和爱。

以及属于他们的未来。

他对此坚信不疑。

——————————

『别让他跑了!』

警官的叫喊声被他甩在身后。

他的罗生门是无敌的。没有警官能够活着抓住他。

直到远方的那个人的出现。

好奇怪。为什么失踪了四年的他会穿着警官的衣服呢?

芥川龙之介的脑子向来没有那个人聪明,自然是弄不太清楚现状。

啊,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混进警官里做卧底,好让我们的计划顺利进行吧?

一定是这样的。

如此对自己解释一番,然后芥川龙之介突然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安心。

太宰治和芥川龙之介的距离不断缩短。

太宰治没有使用人间失格。也没有开枪。

芥川龙之介终于从太宰治身旁跑过,他没有回头,他明白太宰治作为他的卧底,这个时候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乘坐那架飞机。

他的身后传来一声枪响。

罗生门帮他抵下了子弹。

但是很奇怪,因为除了太宰治之外,其余的警官应该已经全部被他消灭了才对。

——————————

芥川龙之介坐上了飞机,戴正护目镜。

他朝刚才太宰治的方向望去。

太宰治立在原地,双手握着手枪,仿佛刚才才开过枪似的。

芥川龙之介不知道太宰治为何还不上飞机。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右脚已经先一步踩下了油门。

耳廓灌满引擎的轰鸣,令人不愉快的噪音。

——————————

他似乎明白了太宰治不上飞机的原因了。

他似乎明白了那一声不可能的枪响的来源了。

他勉强自己不往那个令人害怕的词汇上想。

「背叛」。

飞机一切正常,芥川龙之介视线中的事物不断地缩小,最后连太宰治的身影都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小黑点。

他从一开始就故意没有看到操作盘最上方那个代表报错的黄灯,一直亮个不停。

——————————

『如果说将儿时的梦想丢进水沟就意味著长大成人的话——』

太宰治眼中最后芥川龙之介是在笑着的。

多久没见到了呢,那份笑容。

大概有四年了。

然后是冲击视觉的橙红色爆炸,隔着空气也看得真真切切。

芥川龙之介瘦弱的身影很快被火苗吞噬。

『我这一生,就算只是个孩子也无所谓。』

——————————

《脱狱》歌词(来源网络,侵删致歉)

(我们本应此刻在这里怀抱著同一片天空的,究竟是何时开始擦肩而过的呢)
诞生于这以昏暗城墙淘汰了
充满煤气臭味的城市
我们仍然
无从得知草原的颜色
即使一直在此等待救援
但霸权却只是变得愈来愈强大啊
你如此笑道
群众的悲呜 响彻的枪声
当然是生命要紧吧
夹杂着白色的吐息 你低声说
「逃走吧」
那时候我们
曾做过那样的梦呢
认为在这牢笼的前方
一定会有着温暖与爱
飞奔往
紧闭了的窗子的另一侧
这次是第几次
又再做了一场梦呢

那是往昔回忆中的事
你自满地给了我看的
那愚笨透顶的设计图
小孩子的幻想
如此被向我招手的你的引诱
如今在我眼前的
就是那天的飞行船
远方的蜂呜声 荒乱起来的警官
传达下发砲的信号
在那些微的空隙之间 穿过了
腐朽了的天花板
那时候我们
曾说过那样的梦话呢
要从这牢笼上方
俯瞰这有如垃圾一般的都市
在这用尽浑身气力
将生锈了的油门
踏到最底的此刻
来突破现实吧
(如果说对儿时用这双眼睛确实捕捉到的事物)
警告的信号 因不明的因素
而不停亮起的错误灯号
没有改变颜色 提升着高度的你
在笑着
(视而不见就意味著长大成人的话,)
引擎过热了
就如即使机体会变成怎样
亦毫不在意那般
短暂踏足到的这片天空是多伟大啊
即使会连同身驱
一并消散往某处去
我亦心想 如此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就算一生都是个孩童也无所谓。)

评论(5)
热度(19)

© vivid_rabbit@学业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