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想成为温柔的人啊♡
这个博基本弃用啦,有缘再见:)

【冲斋】【短篇】《陪你度过漫长四季》(SSL)

*上一篇《命运》的番外篇(大概),故事发生在总司和はじめ相遇以后,交往之前。

*因为阿一的名字写成汉字是单字,容易造成不便,于是统一写作『はじめ』,总司对阿一的称呼也写作『はじめくん』。

*设定:总司和はじめ都是新选组那两位的转世,はじめ遗忘了所有记忆,但总司残留着一些模糊的印象。

*分为『春』『夏』『秋』『冬』四个片段,『夏』的片段就是《命运》那篇啦ww


『Autumn』

等总司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可以系上围巾的时节了。

自从几个月前他和はじめくん相遇以来,这种时间不够用的紧迫感愈发强烈。

「好想让时间停下来,永远和はじめくん待在一起」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不过很奇怪啊,明明他和はじめ都是身体健康的普通高中生,未来的路还长着呢,为什么要担心这些呢。

「不过还真是意想不到啊,这种一下课就往隔壁班跑、中午一起吃饭、下午泡在图书馆里和はじめくん一起自习的日子,居然已经过了近一百天。」

『已经,十一月了呢。』总司朝冰冷的手心哈了一口气,弓着背,靠在后桌上,头微仰着,盯着窗外天空中渐行渐远的候鸟,『说起来已经是可以系上围巾的时候了啊——好想送はじめくん一条围巾啊,最好是白色的,长度比一般围巾长一点,可以绕几圈围住整个脖子很暖和的那种——』总司倏地坐直了身子,收回的视线正对上讲台前老师诧异的目光,然后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一般,又慢慢地弓起背,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我以前啊,是不是看过はじめくん戴过这种围巾啊?总感觉一闭上眼就可以看到はじめくん戴围巾的样子啊,厚实地用围巾包住了整个脖子,连锁骨也牢牢地包住——等等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变态的地方啊…』


——————————

『Winter』


冬雪如期而至。

推开宿舍门就看到这幅银装素裹的光景,迎着吹来的哆嗦了一下,はじめ回过头,朝着似乎是某位赖床的家伙的方向,轻轻地开口了,『下雪了哦,好像。』

前一秒还一副躺尸状态喊着『我跌倒在床上了需要はじめくん亲亲带能起来』的总司,突然间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从床上坐起来,倒映着雪景的放大的瞳孔中写满了惊喜。

如果要形容此时的总司的话,はじめ觉得「得到心爱玩具的猫」这个比喻是再贴切不过了。

诸如『穿好了衣服再出去』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总司就已经一跃而起,一个箭步冲向门口,扑向雪地……之前,大大地,久违地,打了一个喷嚏。

『好,好冷…』总司双手攀上裸露的手臂,上下摩挲着想获取一点热量。

『……』望着伫立在夹着小雪的寒风中瑟瑟发抖,赤裸的手臂上星星点点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某人,はじめ不知道该觉得好笑还是觉得好气,最后还是心疼地关上了门,从一旁的床上捡起一件外套,披在他冻得直哆嗦的身子上,『你是小孩子吗。快去穿好衣服,不要冻感冒了。』

非常难得地,总司乖乖地点了点头,揉着红红的鼻头,闷闷地应了一句,『…嗯。』

本来放心地想转身给他拿衣服的はじめ,动作却因为总司的下一句话停住了。

『我好冷啊,需要はじめくん抱抱才能好。』

尾音微微上扬,完全听不出是被冻坏了的感觉好吗。

——はじめ还是没把吐槽说出口,有些无奈地抬起头,视线那头是笑得像只偷腥的猫的总司。

『…真那你没办法。』

十分克制地收敛了无奈的情绪,还没等总司接上话茬,はじめ就伸出双手,慢慢地环上了总司的背。

『咦咦咦?!』似乎是没料到はじめ会把玩笑话当真,总司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但是感情却不由得全表现在脸上,显得红通通的,『那个,はじめくん,我其实是…开玩笑…来着…』

总司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能听到胸前はじめ平稳的呼吸声了。

はじめ的温度渐渐从胸口传到全身。

闻到了阵阵的清香的味道,是洗发水的香味,还是はじめ自身的香气呢?

总司当机的大脑已经顾不上思考这些了。


因为不想让新买的雪地靴染上雪,总司捡了一条别人踏过的小路,一蹦一跳地踩在别人深浅不一的脚印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落单的はじめ在远处整理着总司送的那条围巾,淡然的表情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后这幅表情很快就被一个雪球击中,滑落下来的残雪下是一张有些吃痛的脸,『喂,偷袭可是不好的行为啊,总司。』はじめ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将手伸向左边的灌木,抓起一堆雪揉搓成雪球的形状。

抬头望去,已经不见对方的人影了。但はじめ望着在白色的雪地上异常醒目的,指向某棵树后面的弯弯曲曲的红线,勾起了嘴角,『怎么,藏起来了吗?没用的哦,别忘了你手上还系着红线呢。』

如果不是现在处于「藏匿」状态,总司准要拍一下大腿,叫嚷着『啊啊啊我忘记这茬了!』之类的话。

看来胜负已分。


——————————

『Spring』


四月是适合恋爱的季节。

樱花散落的坂道上,一个斜挎着双肩包的人影移动着。

或许是在窄窄的教室里闷久了,总司走出家门的那一刻,连步伐都比以往轻快了不少,就连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眉角间散发出一种恋爱的酸臭……不对,恋爱的甜蜜气场。

深深地吸进了春天的第一口空气,鼻腔间传来的清新味道是那个小小的教室之中的空气所无法比拟的。

于是,就连眼角也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如果这时候平助恰好迎面走来的话,一定会问他是不是交了女朋友,怎么笑得这么渗人……开心。

而他也一定会眨眨右眼,左手摆出那个烦人的手势——大拇指、食指、小拇指上竖*,笑着说,『我,把咱们风纪委员攻略了。』

幸好这一切都只是总司的脑内小剧场,不然平助听了一定会吓得晕过去吧……大概(。


『End.』


*烦人的手势:来自小野太太某条漫的梗

评论(2)
热度(11)

© vivid_rabbit@学业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