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想成为温柔的人啊♡
这个博基本弃用啦,有缘再见:)

【昙天に笑う】【天苍/短篇】《彼时少年》

*两个人少年时期的故事。(mini drama内某段剧情改编)


——————————————


安倍家的孩子普遍早熟,安倍苍世也不例外。


 “不可以考虑生存这件事。”


“吞掉眼泪,舍弃天真。”


“安倍家的孩子是——大蛇的诱饵。”


他从小便是被这么教导着的。


一出生便与父母隔绝,在那个两百平方米的训练道场与其他孩子一齐进行将自己变成大蛇诱饵的训练。


作为大蛇的诱饵,让大蛇从这世界上消失,为安倍家赢取荣耀,这便是每个安倍家孩子所被寄予的期望。


这既是他们被赋予的期望,又是他们的使命,是他们生存的意义。


道场里的每个孩子都全力以赴,没有人想辜负安倍家对于自己的期望,没有人想让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


而苍世虽然也有这样的信念,他却和别人有点不太一样。


安倍家的子嗣,都有着成为优秀阴阳师的潜力,这也是提到安倍家就会让人联想起阴阳师的缘故。


但他——安倍苍世,却完全没有阴阳师的才能,就连最简单的观星宿、相人面都做得一团糟。


于是别的孩子在学画符念咒的时候,他就只能在一旁独自挥舞着手中的木剑。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如果阴阳术不行的话,我可以练习剑术,一样可以给安倍家带来荣耀。即使没有人教我剑术,我一个人也可以的。跌倒了就自己爬起来,不需要别人的。』


后来,关于他的舆论源源不断地流传出来了,什么他是他母亲和别的男人的孩子,他身上根本没有流淌着阴阳师安倍家的血统……


谣言越传越刺耳,就连和他一起训练的孩子们看见他的时候,都会露出嫌恶的表情。


他最初并不抗拒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但自从谣言流传开后,从未有别的孩子找他一起玩——甚至是与他一起聊天了。


他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孤僻,他将自己的心封在一层厚厚的坚冰里面,见不到光明和太阳。


他明白自己对于安倍家来说,就像那道场墙角倚靠着的扫把一般,可有可无。


他没有能够依靠的人,他只能依靠自己。


『没关系的,跌倒了就自己爬起来,不需要别人的。找不到前进方向自己摸索着就好,只要自己不断努力的话,总有一天能完成安倍家对于自己的期望的。』


——虽然苍世是这么想的,不知为何,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不断地在别人的唾弃声中成长的他,渐渐开始明白,自己——还有其他的孩子们,对安倍家来说,不过是一颗用完即弃的棋子罢了。


即使这样,自己也不想辜负安倍家的期望。


『不然,就连生存都没有意义了。』


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遇见了阴大湖——那个将太阳带给他的人。


——————————————


“你看起来好像很寂寞的样子,要加入我们大蛇讨伐队,打败大蛇,完成安倍家对于你的期望吗?”


这便是阴大湖——他所敬爱的老师,与他的第一次见面。


“好。”


苍世答应的很干脆,毫不犹豫。


阴大湖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料到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一般的孩子,都明白为了打败大蛇,会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吧?


“还真是有骨气呢,我果然没看错人。今后,我就是你的老师了。那么,和我一起去阴家神社吧?——虽然我明白一下子要你离开安倍家你肯定会不太情愿,但我们要在阴家道场进行训练。”


“嗯。什么时候出发?”


微笑从阴大湖的脸上浮现,他用他的手轻轻摩挲着苍世的头,“真是个坚强的孩子。马上就出发。”


苍世这么大以来,还是头一次被人摸头。


虽然脸颊有点发烫,但感觉并不坏。


老师的手,很让人安心。


——这便是传说的开始。


讨伐大蛇的特别部队“犲”,在吸收了最后一名队员——安倍苍世后,不久便成立了。


——————————————


“苍世苍世,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


在床铺上躺着还不安分地扯着他衣角的家伙叫阴天火,和自己一样是犲的成员。


他前几天为了捉锹形虫做恶作剧而从树上摔下来,大腿骨折,因为他是老师的儿子,而老师这几天又外出了,自己不得不挑起照顾他的责任,总之是个麻烦又烦人的家伙。


——虽然说是这样说,但苍世并不讨厌他。


——————————————


那是犲成立的前一天,那家伙突然闯进了苍世练字的房间。


“梦想?”


在这个词语从阴天火——那个看起来一点也不正经的家伙——嘴里冒出来时,苍世本来悬在纸上的笔又收回去了。


“我非常相信!!和那些家伙一起的话,我们一定能保护这个国家!!这是我的梦想!!”


“和我一起在历史的背后,保护这个国家吧,苍世!”


天火突然激动起来,一手抓住苍世的肩膀,很有力地抓着,让苍世感到很疼。


眼前紧紧抓住自己并微笑着的天火,和以往不同,他的眼睛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光芒在闪烁着。


在以前和以后的所有时间里,这次天火的笑容都是他从未见到过的,和曾经与苍世比剑术赢了后露出来的笑容不同,这次天火的笑容,如太阳般耀眼夺目。


『保护…?』


『我不是去送死的棋子吗?』


『像我这种家伙,也可以保护某人吗?』


『我们一起的话——』


苍世胸腔里的某个地方,似乎涌出了一股暖流。


冰化了。


天火是告诉他,他也能够保护别人的人。


天火是送给他,一个英雄般的梦想的人。


天火是赋予他,只属于他的生存意义的人。


从那以后,天火便成了苍世的太阳。


——————————————


“苍世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我好饿啊~!”


从衣角传来的力度大到不能再无视了,再这样下去苍世觉得自己的衣服肯定会被扯坏的。


“……我知道了,你想吃什么我上街去给你买。”


“嗯,我想想啊……对了,上次老爸从熊本带回来的麻辣藕盒挺好吃的,虽然有一整盒但大部分都被老爸拿去给妃子了,好想再吃一次啊,麻辣藕盒,麻辣藕盒——!”


天火在床铺上手舞足蹈地蹦哒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妃子是女孩子,你让给她吃是应该的。既然你这么想吃,我等下去散个步,等着吃麻辣藕盒吧。记得给我准备晚饭。”


苍世说完后便起身去换衣服了,而天火沉浸在马上就能吃到麻辣藕盒的小世界里,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当他察觉到似乎事情不太对时,苍世已经出门好一会了。


“等一下苍世你在吗?从滋贺到熊本已经不是但散步而是旅行的程度了吧?!苍世?!不会吧苍世你已经出发了吗!苍世你快点回来不然我会被老爸骂死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苍世失踪——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散步”——已经三天了。


阴大湖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立马就动身去熊本了,留下天火一个人看家。


今天是第三天,天气并不是很好,飘着雨,不大不小,刚好能让人感冒的程度。


天火靠在鸟居的柱子上,没有打伞,眼睛直直地盯着下面的台阶。


三天来,自责与悔恨紧紧地攫住了他,他被沉闷的心理包袱压得透不过气。


如果不是自己任性的话,苍世就不会…


天火一遍又一遍地催眠自己,苍世的剑术那么强,不会遇到危险的,他一定会走上台阶,举着麻辣藕盒,说“我回来了。”


但天火的心情还是无法平复,深深的无助感就像冰上的水渍,怎么也擦去不掉。


已经下午五时了,苍世还是没有回来。


苍世明明说好了要和我一起吃晚饭的。


天火渐渐垂下了头,像是只被遗弃的小狗。


远处传来了哒哒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


不像是苍世的脚步声,他的脚步声是整齐而富有节奏,什么时候都不慌不忙,就像他的为人一般。


脚步声越来越近,天火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犲特有的军靴,军靴的主人似乎就在自己面前了。


天火垂着的头猛地抬了起来。


他对上了一双略显疲乏的眼睛。


苍世就站在他面前,手上拎着麻辣藕盒,雨水淋湿了他的军装,水滴顺着装藕盒的布打在地面上。


苍世似乎因为剧烈运动而有点缺氧,胸口起伏很大,不断地深呼吸。


苍世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吐出了什么音节。


天火的大脑还因过度震惊和兴奋处于当机中,但他本能地拼出了那句话。


“我回来了——”


他幻想中出现了无数次的话终于从苍世口中说出了。


——————————————


还没等苍世把话说完,苍世就被一股巨大的力度给紧紧地抱住——不不不,这已经不是抱住的程度了,简直如引力般不可抗拒,让人动弹不得。


“喂,笨蛋,你冷静点,你用力太大了,我要被你掐死了。”


“你才是笨蛋吧,从滋贺到熊本,那根本不是散步了啊,是旅行啊,旅行!考虑一下距离好吗!出去三天现在才回来,害得我和老爸都担心死你了!”


“可是从地图上看很近啊。”


“…你是天然吗!”


苍世反击的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


就在刚刚,他的脖颈上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过,痒痒的。


“万一……你……真的回不来了……我……”


天火有点语无伦次了,苍世反而觉得这个时候被拥抱的不应该是自己,而是天火了。


“傻瓜,我可是犲的右手,怎么可能不回来呢。倒是你,不是想吃麻辣藕盒吗,快点回屋吃吧,虽然没买到熊本的麻辣藕盒,但兵库的这家声誉也不错——对了,你顺便去换身衣服。你的手都跟雨水一样冷了,你是在雨里淋了多久啊。”


“嗯。”天火松开了苍世紧拥着苍世的手,接着又牵起苍世的手,“我们回家吧,回家吃晚饭。”


苍世这么大以来,还是头一次和人牵手。


与天火接触的肌肤有些发烫,但感觉并不坏。


天火的手,很温暖。


〔END.〕





被迷你抓里面两人小时候的故事萌得不要不要的于是我只好选择跳楼(


天苍好好次啊,好好次啊,好好次啊!!(^p^


虽然很冷但真的好好次啊!!!(diee


于是只好自割大腿肉((蜡


刚补完漫画肯定有ooc和bug总之完成度这么低真是对不起了(ry


评论(6)
热度(21)

© vivid_rabbit@学业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