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想成为温柔的人啊♡
这个博基本弃用啦,有缘再见:)

【或雪短篇已完】《秋濑或与我妻由乃的惨烈修罗场(误)》

-三周目雪辉与或的故事,剧情与官设三周目世界不同,可以当成AU设定,双方都是未得到日记的普通人设定√

-三周目由乃前往二周目世界之前的故事(由乃ooc严重注意)√

-傻白甜HE,投喂自己√

“请问你就是秋濑或同学吗?”

某一日刚刚放了学的午后,天野雪辉这样开口了,从座位上起身后转过了身子,充满诚意地鞠了一躬,这是他和那个自称是未来的世界名侦探——秋濑或,在学校里的第一次交谈。

“天野雪辉,14岁,梅里中学的转学生,擅长飞镖,母亲是编程员,父亲是自由职业者,家里的独生子……啊啊,请不要用那种惊异的眼神看着我。毕竟,我可是要成为世界级名侦探的人呢,获取这种信息是基础啦。”

银发的少年从座位上站起身,友好地向他伸出了手,琉璃红的瞳孔在阳光的调和下显得熠熠生辉,“我确实是秋濑或,直接喊我或君就好。多多指教咯,雪辉君。”

“啊,很抱歉打扰了,我想让你帮个忙,秋濑同学——”

雪辉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以此来表达自己对这名小有名气的少年侦探的尊敬和期望。

“叫我或君吧,或者你愿意的话,也可以直接称呼我或。”

秋濑或拍了拍雪辉的肩,接着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看起来像是要继续写着之前的案件分析,但左手却指向他前方的那张椅子,“坐下来吧,不要这么拘谨,反正今天我值日,我也不急着回家,我们慢慢谈吧。”

“但是我们才刚认识,直接喊名字的话是不是不太礼貌……所以还是喊秋濑同学——”雪辉第一次主动搭讪就陷入了一个关于名字与敬称的奇怪圈子里,显得有些乱了阵脚。

他只不过是想快点开始正题而已,却好像将话题越扯越远。

“是或哦。再不改口的话我就不会帮助你了唷,关于我妻同学的事。”

秋濑或指了指我妻由乃的座位方向,带着一种了然的微笑,“跟踪狂,对吧?”

“你怎么知道……那个,秋——或同学,我确实是因为由乃的事想向你求助来着。”

雪辉微叹着在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随即端正了身子,“或同学,请认真听我说。这件事困扰我很久了。”

“嗯,听着呢。”

秋濑或却摆着一副漫不经心的脸庞,右手上那在纸上写个不停的铅笔依旧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

一丝挫败感油然而生,但雪辉摇了摇头,将那干扰自己的情绪从大脑中甩开。

“由乃她和我是原来学校的同学,在梅里中学的时候她就有点奇怪了,基本我走到哪都能看见她。自从我转学到樱见中学之后,每天上课她起码要回头看我五次,下课也总是盯着我看,放学路上更是明目张胆地跟踪我,就连我进了男厕所她也要往厕所里瞄几眼。”

雪辉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垂下的衣袖,他对于由乃是跟踪狂这一点早已经笃信不疑,“她的行为也越来越令我困扰。这次我来找或同学,就是想请或同学帮我找到由乃跟踪我的原因,然后彻底解决掉每天从右前方出现的由乃挥之不去的目光。”

“啊呀,挺棘手吗。”

秋濑或一句听不出感情的语句,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把他的期望当头浇灭。

“或、或同学你不是侦探吗?那种原因应该很容易查的出来吧?”

雪辉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因为膝盖碰到桌肚底吃痛地坐下,“痛痛痛痛痛……”

“啊啊,抱歉,是我没说清楚。我说的棘手是指我正在分析的这个案子,不是指你所说的事。不过还真是可爱的反应呢,雪辉君。”

秋濑或努力向下拉扯着嘴角的弧度,想让它不再出卖自己愉快的心情,但他拙劣的憋笑技巧却让雪辉再次感受到了羞耻,以至于他捂住脸,直直倒在了身后的桌子上,“啊啊啊啊啊太丢脸了啊我……秋濑同学你想笑就笑吧,不用憋着……”

“哈哈哈,这样也不是很可爱嘛,不要害羞吗雪辉君,既然你想请我帮忙我们就是朋友了。还有,喊我或君唷。”

秋濑或站了起来,经过雪辉身旁的时候,俯下身捏了捏雪辉的脸,接着不紧不慢地走到了由乃的座位旁。

雪辉好像突然才意识到自己被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瞬间红了脸,接着低着头鼓着嘴,也随着或来到了由乃的座位旁,“真是的,或君和传闻中根本不一样嘛,这么爱欺负人……”

“嗯?你说什么?”正在往由乃桌子里放入什么的或似乎听到了雪辉的低语,玩味地挑了挑眉,“啊呀,突然不想介入这件事了呢,被我妻同学那样的大美人跟踪其实也不错,对吧,雪辉君?”

“啊啊啊啊我什么都没说!或君——秋濑同学您是这么心地善良的名侦探!正义的伙伴!怎么会忍心让我每天被一个讨厌的家伙监视着而失去了自由呢!”

雪辉一下子冲到了或的面前,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双手,“拜托了!请务必帮我——”

而雪辉口中的请求却在瞄到了由乃桌子中的那封粉红信封而戛然而止,“咦?!由乃的抽屉里怎么会有……情书?今天我好像没看见过有人往里面放东西呀……等等,刚才或君你是不是……”

“嗯,是我放的呢。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情书是以你的名义写的唷,里面约好了明天放学后和我妻同学在天台上见。”

或的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作为思维缜密的侦探,他可是对于他的计划有着满满的信心呢。

“诶诶诶?!但是但是,万一由乃真的想跟我交往怎么办?”

雪辉的话语变得急促,握成拳头的右手伸到了胸前,牙齿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开什么玩笑,谁会想跟变态跟踪狂交往啊!

“那你就从了她吧,如果这都不算爱——哈哈,开个玩笑,不要紧啦,我对于我妻同学的事可是很了解的——甚至比你还了解唷。到时候你就等着看吧。”

或摸了摸雪辉的头,沉寂的眼睛里充斥着雪辉认不出的感情。

接着,他伸了个懒腰,“这次雪辉君的委托结束了周末就去游乐场玩吧。”

然后离开了教室。

留着雪辉一个人在教室里担忧着自己的未来。

“啊啊,或君真是的,万一由乃她真的要和我交往,我该怎么和她解释啊……”

——————————

“雪辉君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第二天刚刚下了课的中午,秋濑或这样开口了,从座位上起身后转过了身子,不由分说地牵起雪辉的手,这是他和那个自己暗(ming)恋持续到了第三周目的人——天野雪辉,在第三周目里的第一次约会。

“啊,那个,我担心由乃她会误会,昨天刚刚送了情书今天中午就难得地找其他人一起吃饭什么的,会不会认为我的情书是个玩笑,然后今天下午不赴约了呢……”

雪辉为难地拿着便当盒,以往都是由乃找自己吃饭来着,今天却让或君抢先了一步。

“没关系唷。”或弯下腰,将头凑近了雪辉的颈间,“我对于我妻同学的事,肯定比雪辉君还要清楚唷。”

或的气息包裹着自己的脖子,暖暖的,软软的。

雪辉不出意外地红了脸。

“那、那就走吧。”

像是下定了决心,雪辉“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回握着或的手,在由乃的注视下——天啊,我快要被由乃的眼神杀死了……——与或一起走出了教室。

由乃的脸色在他们离开教室之后就变得愈发阴沉,她周围散发的气场让平时吵吵闹闹的教室变得异常安静。

或许谁都不敢直视由乃。

或许谁也没有发现她嘴角的笑意。

“雪辉君,张嘴,啊——”

或用筷子夹起了自己便当盒中的章鱼火腿,明明是普通的火腿,却被阳光折射得色泽圆润,雪辉不知不觉地就顺从地张开了嘴。

——在他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之前,他甚至觉得做得真好吃啊,“味道不错,或君自己做的吗?”

“是啊是啊,雪辉君你喜欢的话下次我再做一点吧。”

或在听到了雪辉的赞许之后,一下子精神高涨起来,就连平时那平静如水的血红色双眸也盈满了不一样的光彩。

“嗯,麻烦或君……等一下?!我刚刚好像……”

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或诱惑着来了一次喂食play后,雪辉的脸突然充血,绯红的脸颊像极了刚才才入肚的章鱼火腿的色泽。

“或君,我想静静。”

雪辉微微低着头,额前的碎发将阳光剪裁,一片片的光斑在雪辉的脸上跳动,干扰了或用来观察雪辉面部表情的视线。

“啊呀,明明有我在却还想其他女孩子呢,雪辉君好过分~”

或鼓起双颊,啜泣着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水,“那个静静凭什么可以被雪辉挂念呢……”

“噗——”

“咦,好像有什么声音?不过或君你在说什么啊,我才没有在想别人呢!”

“啊啊,这么说雪辉君你一直都在想着我咯?”

“咦咦咦咦咦?!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雪辉君你居然这么喜欢我,可是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果然这份感情,我应该早点放手。”

“不要一个人自顾自地玩起小剧场啊喂!!”

“糟糕……”粉发的少女隐藏在天台角落的阴影中,她望着地上的鼻血,陷入了沉思(。

——————————

“Yuki请你和秋濑同学交往吧!这是我的九块钱,请收下吧!!”

第二天刚刚放了学的午后,我妻由乃这样开口了,在天台凛冽的寒风中依旧含情脉脉地盯着雪辉,接着递过去了九块钱硬币,这是她和那个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东西——俗称腐女心,在行动上的第一次一致。

“……由乃你什么意思?”

雪辉求助般地回头,但躲在暗处的或偏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靠在护栏上一言不发。

“就是字面意思!秋濑同学他喜欢你很久了!所以我希望Yuki可以和秋濑同学交往!!”

由乃说出这句话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双颊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红扑扑的,就像是告白一样——只不过是代替秋濑或向天野雪辉告白。

“……我想静静,我真的想静静。”

天野雪辉,14岁,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满满的,都快要溢出来了。

“静静是谁?!男的女的?!Yuki你怎么能变心呢!!你根本不明白什么叫或雪大法好!!”

由乃有些歇斯底里地喊出了最后一句话,但她很快平静下来,然后脸红的更厉害了——

然后她就躲到天台楼梯间后面,可能是感受到了羞耻吧,“好丢脸好丢脸好丢脸好丢脸……”

“所以,雪辉君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或终于愿意走出来了,从摸不着阳光的黑暗中,走向了被阳光直射的光明中来。

“由乃她以前确实很喜欢你,但最近她因为入了某个邪教……咳咳,因为看了一些奇怪的书,变成了传说中的“腐女子”,现在整天嚷嚷什么“或雪大法好”。但是她内心的少女心却想让她和你交往。所以嘛,腐女心和少女心使她举棋不定。不过,她可能是受到中午我们一起去吃午饭的刺激了,终于决定彻底进化成腐女子——也就是说,她愿意放弃你,而成全我们了。所以,今后雪辉君你就是属于我的东西了。以上,分析完毕。”

或带着欣慰(?)的笑容说完了这番话后,躲在角落里的由乃探出上半身,羞怯地点了点头,然后默默地将身子缩回了黑暗中。

“……所以由乃你把我卖了吗!!怎么这样!!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还有,我和或可都是男孩子啊!!怎么可能在一起!! ”

雪辉显然对于自己的没有人权十分不满,但正当他想帅气地给或来一记友情破颜拳,然后昂首挺胸地作为胜利者离开天台的时候,却感受到自己的嘴唇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贴上去了。

他盯着秋濑或近在眼前的脸庞,一时间失了神。

仔细看的话,或君长得其实挺不错嘛。鼻梁挺拔,睫毛浓密纤细,脸蛋看上去触感良好,简直标准的美人胚子(误)。

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太对诶。

我……被……或……强吻了……

我被或……强吻了?

我被或强吻了!

“没人教过你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吗?”

或缓缓地睁开双眼,琉璃般澄澈晶莹的玫瑰色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雪辉。

作为背景的斜阳精心裁剪的光斑均匀地洒在或的脸庞上,微风以怡人的温度轻抚着雪辉的心。

雪辉觉得自己好像也入了什么邪教,名为“就算是男孩子只要有爱就没问题”的邪教。

——————————

“噗——”

“果然我的选择是对的……”粉发的少女隐藏在楼梯间背光面的阴影中,她望着地上的鼻血,陷入了沉思(。

〈End?〉



〈后记〉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真央小姐称,周末她和她家日向一起去游乐场玩的时候,发现某对狗男男公然秀恩爱,又是互相喂饭团,又是喝同一杯冰淇淋奶昔,简直令人发指。吓得她赶紧摸了摸日向的欧派压压惊(。

〈End(。〉

评论(7)
热度(137)

© vivid_rabbit@学业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