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想成为温柔的人啊♡
这个博基本弃用啦,有缘再见:)

【半原创科幻】【太芥?】《越狱。》

*参加某比赛的作品,顶着太芥(太宰性转注意)两人的名字,借用了NeruP原创曲《脱狱》部分剧情和《美丽新世界》部分设定的…半原创科幻(?)短篇_(:D」∠❀)_
其实没看过上述原作也不要紧,并没有什么影响(。)
*大概是反乌托邦。被老师逼着改了很多次稿弄得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就这样吧懒得继续改了(。)

0.
许多年以后,当治子领着反叛的部队拆除帝都的铁丝网时,她就会想起龙之介越狱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1.
【龙之介的故事】
龙之介的“怪”在E区可谓是家喻户晓。
他平日里总皱着眉头,一点都没有帝都——人们口中的“幸福之城”——的公民该有的模样。
更重要的是,他啊,是E区乃至整个帝都,唯一一个对唆麻过敏的人。
而且是严重过敏,稍一接触就会难受一整天的那种。
所以龙之介从未吸食过唆麻——帝都的幸福之源。在这书籍销声匿迹了的帝都,唯有唆麻能填补人们内心的空洞,一旦进入这种健康安全(专家多次这样强调)的22世纪新式致幻药所创造的梦境之中,便可尽情寻欢作乐。
因此,没有唆麻生活的龙之介,自幼就被视为“怪物”,无亲无故,孑身一人。每当他人进入唆麻梦境之中时,游荡在空荡荡的大街上的他,只能抬头仰望天空。他憧憬着云之彼端、帝都之外的那个世界。
他想,在那个没有唆麻的世界中,他一定可以不必接受他人异样的目光,摆脱“怪物”的称号,成为一个正常人吧。
一次又一次的抬头,好像埋下了习惯的种子。
在龙之介全然不知的情况下,他对于外界的渴望,已然变成了植根于他心中的一份小小的梦想,并就此生根发芽,逐渐长大。

【治子的故事】
人们常说,活在帝都,没有比对唆麻过敏而更加不幸的事了。
可治子却觉着,她才是这世上最不幸的人。不仅被父亲禁止吸食唆麻,还被禁足于家,待到十八岁后,进入父亲为她安排的工作岗位之中,从此名利双收、幸福美满……吗?
治子不想这样。
她觉得这样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而且,鬼知道她这十六年都经历了什么,除了一成不变的无聊日常外,她还要帮父亲在家中接待一些特殊的“访客”。他们热情的可怕,一箱箱的礼物往她家里塞,只是为了从研发唆麻的父亲那儿多讨要一点额定分配量以外的唆麻。虽说受贿这件事违背帝都基本法,但是以父亲在A区权利网中的地位,法院的人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治子已经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她想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她想远离父亲为她设置的人生轨道,从这个宛如监狱般的家中越狱。
她想获得自由——那个她从未有过的,一直守望着的东西。

2.
【治子的故事】
治子紧了紧黑色的风衣,开锁的手有些颤抖,甚至出了一层薄汗。她再次摸了一下装满了钱的右口袋,感受到那沉沉的重量后,有了些许的心安。那是昨天一位伯伯托她带给父亲的,被她悄悄地占为己有,作为离家出走的盘缠。
她的目标是E区,帝都等级最次之地。那儿治安混乱,不易被父亲发现;而且,据说E区有个“黑市”,可以买到一切东西,比如唆麻,甚至是“大清洗”前的书籍。
想到这里,做坏事的罪恶感,和终于从家中、从A区“越狱”的兴奋感交叠着涌上心头。
——治子一直认为A区是个监狱般的存在,而且是个物质富饶到不像话地步的监狱。里面的人脸上都挂着笑,却毫无生气,像是面具般僵硬又虚假。
治子能察觉到,那些人掩饰的,是纸醉金迷的生活下,一个个的空洞。他们靠唆麻填上那些空洞,可唆麻就像流沙一般,一旦美梦结束,剩下的徒有更大的空洞。
治子隐隐觉得父亲不让她吸食唆麻是正确的,研究唆麻的父亲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玩意。父亲曾偶然提起唆麻其实是个天大的阴谋,却不愿告知她更多。
治子对此好奇极了,心下想着到了E区一定要去黑市买点唆麻尝尝,说不定能接近那个被父亲隐瞒的真相。

【龙之介的故事】
龙之介在十二岁那年,终于找到了一个替代唆麻的,可以打发时间的玩意——黑市上贩卖的书。
龙之介什么书都爱看,以历史和哲学类为甚。龙之介觉得先人们的事迹和思想着实太厉害了,让他景仰不已。
某天,业已十五岁的龙之介正在翻着一本砖一般厚实的某某通史,看到里面那些旧时代人们吸食毒品的照片,那一张张毫无生气的麻木的脸,登时就与帝都中吸食唆麻的人们的面孔叠加在了一起。
唆麻这种东西,或许本质上与过去的毒品别无二致,龙之介想。
于是龙之介对于帝都的厌恶,又深了一层。唆麻这种毒品似的东西,能真正地代替书籍,填充人们的精神世界吗?为什么帝都要限制思想与自由,甚至不惜进行大清洗呢?为什么帝都人整天耽溺于唆麻的虚幻之梦中,满足于这现状呢?
龙之介搞不明白。

3.
【龙之介的故事】
十六岁的龙之介,动起了出逃的念头。他再也无法忍受这座禁锢了自由的监狱般的都市了。
可是从帝都之中越狱,委实是件难事。帝都既然限制了思想上的自由,对于行动自由的限制更可谓是变本加厉。帝都的边界有层层叠叠的铁丝网和拿着电击棒的警察,而帝都和外界唯一的联系,或许就只剩下头顶那方天空了。
在几次越狱行动均告以失败后,龙之介的生活一度被绝望笼罩。
幼时仰望着的天空,现在看来,竟是那么遥远。现在的龙之介,不过是只被拔了翅膀的羽毛的笼中鸟,触不及天空分毫。

【治子的故事】
来到E区后的治子不敢吸食过多的唆麻,她不想变成那些木偶般空洞的人。可即便如此,仍有一个唆麻梦境叫她念念不忘。
在那个梦中,她乘飞机离开了帝都,翱翔于天际。醒来之后,她定下决心,要造出那样的飞机,去往外面那个美好的世界。
在外面那个世界,她不仅能摆脱父亲,能体验到自由,说不定更能找寻到她存活于世的意义。——她的人生,一定会因此,而变成真正属于她的东西。
在脑海中搜寻能够助她一臂之力的人时,治子想起了一个人。她在黑市上买唆麻时,总能见到那个黑衣黑发的少年。他十分奇怪,卖掉分发的唆麻,然后买回去一堆大部头的书籍。看书的人,一定很聪明吧?造出飞机这种事,对他准是小菜一碟,治子揣测。

4.
【龙之介的故事】
有时候龙之介会觉得,治子一定是上天派下来拯救他的。
他们的初次见面有些戏剧性,棕色齐肩卷发,右眼被绷带覆盖的少女从某个高台上一跃而下,逆光使她的面孔不甚清晰,可是那双清澈不掺杂质的双眸确是出奇的亮。
“喂,你就是芥川龙之介对吧?”

虽说治子“越狱”的计划乍一听有些荒谬,但执行起来却意外地顺利。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挥金如土,买回来的材料和图纸都是一等一的好。
况且,这怕是他从帝都越狱的唯一机会了。哪怕成功的可能性不足千万分之一,他也要放手一搏。
可几个月后,制造飞机的工作进行了大半时,治子却失踪了。虽然上次她留下来的材料够他用上一阵子了,可她还有几个制造引擎必不可少的关键部件未带给他。
她说她跑一趟A区,帮他带回那几个部件,然后就杳无音讯。
或许过阵子她会再出现的吧,龙之介想。
但他没有料想到的是,他与治子的下一次见面,却远在半年之后,他乘飞机越狱的那一天。

【治子的故事】
那一霎那,治子觉得这帝都,一定是这世上离幸福最远的地方。
她万万没想到唆麻竟是上层那些人统治的工具——他们通过唆麻查看人们的梦境和思想,而她那个飞出帝都的梦,已经严重违反了帝都基本法。要不是父亲动用关系让她加入帝都警局,成为一名警察将功赎罪,她和龙之介怕是早要接受“洗脑”,甚至是“人格消除”的。
原来所谓的真相竟是如此不堪。
原来“幸福之城”帝都不过是座虚伪造作的人间监狱。
当然,加入警局并不代表这件事可以一笔勾销。虽然她和龙之介都可以因此而安全一阵子,但她却要被禁足和监视,彻底退出那个越狱的计划。可她还有几个只有A区才能找到的部件没有给龙之介送过去,要是他用E区黑市上买到的那些破烂的话,说不准飞机飞个几秒就会爆炸了。
她的退出,意味着龙之介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此破灭。
她还记得龙之介一次跟她提起外面那个世界时兴奋的面孔。那个时候,治子第一次明白了,原来“眼中发着光”不仅仅是夸张的描写,龙之介那熠熠生辉的眼神,是她在吸食唆麻的人身上从未见到过的。
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架飞机对于龙之介意味着什么。那是他的生命之光,他的梦想之火,是他一直以来守望着的那个东西。
可治子,却擅自代替龙之介,在越狱与生存之间,选择了后者。
毕竟,治子觉得,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而她曾经守望过的自由,在这没有自由可言的监狱都市之中,从一开始就是个笑话罢。就此放弃,走上父亲给她的那条路吧,治子想。
等时间抹平了一切,龙之介一定会理解我的。

5.
龙之介幻想过很多个与治子重逢的画面,可偏偏漏了这种。
当真正见到了他找寻了大半年的人的时候,这几个月来在心里演练过无数次的台词反倒堵在了胸口,龙之介的嘴唇抿成了一条毫无血色的细线,定定地望着眼前的人。
治子身着帝都警服,头上扣着顶象征着权力的警帽,双手握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龙之介,像是个能吞噬人心的黑洞。
受骗的感觉让龙之介的心纠成了一团,像是被人用针扎过一样的疼。治子她,竟然是A区的人——毕竟只有A区的人加入警局后才有资格戴上警帽。
原来他前前后后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某个A区的大小姐无聊时的消遣。
最后是治子率先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我以为你那时就会放弃的。”
没有回答。
“停手吧。我知道你向往那边的世界,可那不过是个不可能实现的白日梦罢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龙之介,今年你已经十八岁了,是个成年人了。儿时的梦想,就此丢掉吧。”
可龙之介坚毅的脸孔却看不出些微的动摇。相反的,他用行动回答了治子。
他仿佛没有看到治子和她手中的枪,径自向不远处停着的飞机走去。
“不要过去!”治子一惊,再度握紧手枪,指着龙之介的方向,按照指令她这时是应该按下扳机的,可她的食指却抖个不停。
“不要再继续你所谓的越狱的计划了!若是你现在放弃了,我还能替你求情,最多是接受洗脑,可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等着你的只有两条死路啊!你会死在我手上,或者是下面那些狙击手手上!”
龙之介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治子清楚,一旦他登上了飞机,等待他的结局将是无比残酷的——他会被那些无情的狙击手射成筛子一般,在痛苦与绝望中,与他心爱的飞机一起坠落……
慌乱之中,治子下意识地扣下了扳机。
子弹命中了他的左肩,血汩汩地流,但龙之介却只是身形一顿,很快地,又迈开了步伐。
治子想阻止他,可她却感觉她浑身的气力像被人抽走了似的,无论如何,她按不动第二次扳机了。

“你错了,治子。”在龙之介登上飞机前,终于开口了。“我的生命不会让其他人掌控,无论是你,还是下面那些帝都的傀儡。它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会选择第三条路。”
“我将永远属于天空。”
“况且,这不是什么白日梦。我马上就能实现它了。我知道我会触碰到它的,哪怕只有一瞬,但也已足够了。”
“是,你说的没错,我今年十八岁了,要成为大人了。可如果成为大人的代价,是将自己孩提时就一直守望着的东西丢下的话……”
龙之介的话语被飞机发动的轰鸣声淹没。

治子自刚才起就一直嗫嚅着嘴唇,却问不出心中的疑问。
她开过很多次枪,百发百中,这是她头一次射偏,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更奇怪的是,她第一次察觉到手中发热的枪管竟是这般的灼人,烧得她意识有些模糊。
恍惚之间,龙之介一路上流下的血迹,在她眼中,竟像是连成了一条朝闻道。

6.
龙之介的飞机最初的启动顺利极了,飞机尾翼拖出两道白色的航迹线,像是插在他身上的一对翅膀。
可紧接着,治子就明白了他说的第三条路到底指什么了呢。
她居然忘了这个,她明明早就知道的,如果她能想起来,她是绝对不会让龙之介上飞机的……

7.
飞机毫无征兆地自引擎那冒出一道黑烟。

然后,飞机爆炸了。

在呆立了很久之后,治子扯下警帽,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她一直以来都活在父亲的掌控,活在帝都的统治之下。她尝试过越狱,可最后还是屈服。
就在刚才,她决定这一次,要追寻自己的心。
她想带着龙之介的那份,走上他曾经走过的路。
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准备做的事对错与否,她更不知道像龙之介那样守望着那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有没有意义。
但前途漫漫,她一定会找出答案。
对此,她坚信不疑。

8.
如果成为大人的代价,便是将自己孩提时就一直守望着的东西丢下的话……
那我这辈子,就算只当个孩子也不错。
爆炸声中,龙之介的生命定格在了十八岁。

评论
热度(10)

© vivid_rabbit@学业充 | Powered by LOFTER